【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陈立非】桃园市长参选人、前新竹市长林智坚的“论文门”持续延烧。24日,他亲上火线召开记者会对外说明论文写作过程,声称自己绝无抄袭。但“凡事靠包装、出事要人帮”的政治性格,让这个“蔡英文男孩”的话在岛内看来更像是讽刺。再加上新竹市立棒球场一案,对他的选情无疑是雪上加霜。

林智坚涉及两起论文抄袭案。本月初,他先是被爆料中华大学科管所硕士论文,与同年的新竹科学园区管理局的报告相似度极高;紧接着,他又被爆2017年1月在台大国发所在职硕士班的论文,与同所学生余正煌2016年7月论文有七成内容相同,连错别字都一样。

24日上午,林智坚在“立委”郑运鹏及律师黄帝颖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针对论文疑云做出说明。林智坚一开始就发表长篇谈话,但全程看稿,他表示要向母校中华大学以及台湾大学的老师和同学“诚挚地表示歉意”,同时声称他的研究设计早于余正煌,且在2016年2月之前就寄给指导老师、现任“国安局长”陈明通并收到回信,随后2月中旬陈明通才将林智坚的计划书草稿和民调数据提供给余正煌。在记者会现场,林智坚将他与陈明通往来的电子邮件及附件内容都交由律师公证。

陪同的“立委”郑运鹏称,今天记者会是用证据来止谤,不是止血,陈明通是热心指导的老师,毋庸置疑,“至于老师拿了林智坚的数据去怎么使用,大家如果是学生也不方便过问”。联合新闻网24日总结称,林智坚在记者会的表现基本上延续了过去“出事别人扛、总有人帮忙说明”的情况,只要做好外在包装,他永远能梳着招牌油头、穿着合身西装。但除了原则性宣示是原创、绝无抄袭外,并无过多新的说明。反观郑运鹏说明林智坚论文争议点,却足足讲了两倍时间,且对研究设计、参考数据、任何时间点倒背如流,仿佛他才是更懂这份论文的人,更适合选桃园市长。

“中广”董事长赵少康24日表示,林智坚的两份硕士论文涉及抄袭,当大家还在等他勇敢承认错误、公开道歉时,他却和陈明通再度联手,“重演陈明通先发声明带风向,林智坚随后开记者会扮演受害者角色的戏码”。他呼吁林智坚别再拗了,就算维持原始资料完整,也不可能连错字都错得一模一样,“这不是复制贴上,什么才是?这不是抄袭,什么才是?”前“立委”沈富雄称,至今没有任何人说林智坚“没有抄袭”,他们只是说“如果有抄袭的话,不晓得谁抄谁”,他们还称这是伦理的问题,跟政绩的好坏和选举没有关系,“可见都已经默认有抄袭,他们只是硬要拖、硬要拗,看能不能拗过去”。

前“立委”陈学圣称,陈明通日前发出4000多字的声明,为林智坚背书,却反而凸显更多漏洞,种种疑点至今还是说不通。比如如果林智坚原创在先、余正煌抄袭在后,哪有可能余一边抄论文,还能帮林补上林漏写的资料出处?再者,陈明通桃李满天下,又自诩数据多,让学生写论文使用,“照理学术文章被浏览、引用越多是荣耀,反而成果却不公开,是在隐匿什么?”海军官校毕业、曾任海军舰长的张竞更是炮轰台湾学术界自甘堕落,“让学术殿堂沦为文凭工厂,斯文扫地莫过于此”。他以一首诗讽刺论文事件,“借问学位何处有?绿童遥指阿通师(指陈明通)”。

就在深陷“论文门”之际,林智坚这个“蔡英文男孩”又遭遇“棒球场事件”。新竹棒球场几乎是林智坚7年在新竹市长任内最引以为傲的“政绩”,这项砸了12亿元新台币重金的工程22日启用,却接连爆出内野红土过于松软,造成球不规则弹跳使球员受伤、跑者打滑跌倒等事故,开幕2天已经有3名球员受伤退场。更扯的是,“立委”邱显智23日还爆料称,球场3楼和4楼女厕的门锁竟装在门外,上厕所无法锁门。“中华职棒球员工会”发出声明,表示会持续落实“协助会员主张职场安全”责任,并正式将“暂时停赛、安全优先”诉求提交给联盟及球团。

民众党桃园市长参选人赖香伶24日称,林智坚连新竹球场都做不好,还大张旗鼓找来蔡英文参与职棒开赛,现在虽说要扛责,但林已经辞去新竹市长,要如何负责?桃园市议员参选人凌涛称,棒球场承包商2012年在桃园一所小学承包案中被发现偷工减料、2016年在大溪高中更发生意外,导致5名工人惨遭活埋,“新竹市政府评选标准令人质疑”。林智坚在新竹交出如此质量的公共工程,桃园市民放心他来接手5倍大、1200多亿元新台币总预算的桃园市吗?

联合新闻网24日评论称,林智坚在记者会上屡次强调“学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能聆听民众的声音”,在新竹球场千疮百孔的状况曝光后,更显讽刺。《》24日称,桃园市长郑文灿被问到是否有阵前换将的可能时回答称,现在好像为了选举,一切都可以摧毁,但学术归学术,“我现在态度是选举跟论文分开处理”。这个回答清楚暴露出已经不再认为选举应当选贤,只要能胜选,候选人的道德再败坏也无所谓。他们要选民投票时忘了候选人的品德,这种完全违反民主常态的荒谬切割术,在民主社会绝无仅有。文章称,新竹市是台湾科技产业重镇,林智坚却涉嫌将科技业最在乎的知识产权当成可割可弃的洗学历垫脚石,“相信此刻的新竹人会很庆幸,幸好他已提前离职;接下来,就看桃园人到底会不会听从郑文灿的建议,真的把诚信放两边,选举摆中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