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是老师、销售、会计、律师、或者全职妈妈……没有任何舞蹈基础,却在成都一家“特殊”的舞行,学会了压腿、下腰、劈叉、旋转,甚至登台表演,她们将充满传统温度的舞蹈演出完整呈献给观众,且丝毫不失专业性。她们中的大多数人,学习舞蹈后,发生了连自己都惊讶的变化。

今天,我们就来给大家讲这样的一群人,她们普通,也如你我一样各自充满梦想,从一成不变的生活中走来,在舞台上得已绽放,实现自我,找到自我,充实自我。

一个普通的周四中午12:30,这个时候可能大部分的上班族都在午休,然而在高新区的一间舞蹈排练教室,已经开始了一天第二节大课的学习。

半个月前,她们刚刚结束一场大型演出,这是一节体能恢复课。张亚婷满脸笑容,眼神不断“扫射”,尽力照顾到教室里每一个学员,激情高亢地发出指导口令,并踩着动感的音乐不停变换声调节奏:

“慢慢去跟音乐对线个学员跟着张亚婷的口令不断地做出相应的动作。她们的水平看上去参差不齐,有的人可以很熟练的跟上老师的节奏,并将每一个动作做到90分以上,有的人则显得吃力许多,节奏凌乱,要靠老师的帮助才能将动作勉强做标准。

这间舞行,正是在成都舞蹈培训行业颇有名气的盛桦舞行。而范春桃参演的正是舞行

身为一名地产公司的高管,她的前半生,与舞蹈没有任何交集。直到一年前,她跟随丈夫工作调动,从北京回到成都,遇到盛桦,才开始她与舞蹈的奇妙相遇。

她承担了两个节目的演出,那段时间,她每天吃完早饭去公司处理完事情就往排练室赶,几乎要到晚上才回去,每天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待在舞行!即便累得要死,内心却觉得非常愉悦。

“跳舞是一件有益于身心健康的事情,每次跳完舞回家做什么事情都很开心,所以老公就很支持,展演彩排那几次,都是他车接车送,没有他的支持估计我也坚持不了太久。”

范春桃觉得,她的职业和她所热爱的舞蹈,一点都不违和,都是关于“美”的创作,只是建筑是凝固的美,而舞蹈是流动的美。

差不多每训练30分钟,学员们会停下来短暂休息一次,喝点水,从垫上运动换上扶把,继续开练。90分钟的课程结束的时候,每个人都会长吐一口气,然后披上外套,三三两两聚拢,交流一下今天的状态,走出排练室。

这样的大课,有的学员几乎每天都要来上,来得少的人一周也会来两三次。她们清一色全是女士,职业身份不尽相同,年龄跨度在20岁至60岁之间。来上课之前,她们有的人可能刚把孩子送到学校,可能刚给老公做好午饭,又或者刚刚处理完工作上的事情,课程结束之后,她们可能还跟好闺蜜约了下午茶,可能要回家做做家务,可能要赶到学校接送孩子,当然,也可能继续下一堂课的学习。

为了呈现出来的100分钟演出尽善尽美,张亚婷和她的制作团队筹划了有半年时间。

,成都市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她6岁开始学习舞蹈,11岁只身一人来到成都,进入四川省戏曲学校就读。15岁考上川音古典舞专业,19岁考入了战旗文工团,并且用两年时间,成为文工团舞蹈队队长。2014年,从体制内离开,创办盛桦舞行。

“基本上那段时间都是晚上10点钟下排练,然后我们的团队继续开会到凌晨一两点,第二天10点继续上课排练,就是连轴转。”

“可能因为我是专业舞蹈演员出身,在我的意识里,当你站上舞台,你就是一个舞者,可能有些观众会因为你是没有舞蹈基础的学员,对你宽容,但我们自己不能,要做就要做好。”

让这场晚会的总导演毛军豪发了最大的一次火。当时,压轴的舞蹈《千年之约》领舞的头饰迟迟定不下来,制作团队在两者间犹豫。其中一个明显要跟服装色调、整体造型更搭,但造价要高一倍。而另外一个也能说得过去,双方各执一词,争执不下。

“翻一倍没有问题啊,这场演出筹划了几个月的时间,到现在了,我们不力争完美去呈现它,还要纠结于一点点追加费用的话,那你们去商量好啦,我就不去讨论这个问题了。”

“准备这次演出的过程中,好几次我都想过要放弃,真的太难了,让所有人协调出一个统一的排练时间就很难,还有学员好不容易学会了,临了告诉你不来了,真的是要崩溃。”

2001年,法国编舞家杰罗姆·贝尔创作的《精彩必将继续》即围绕这一命题开始了一场探索。他找来一群毫无舞蹈背景的普通人,不规定特定的动作、服装,只做简单讲解和短暂排练,即站上舞台。在密集的20世纪后30年的流行音乐声中,他们只被要求:做自己!此作一经推出,观众和业界一片感叹!此后,《精彩必将继续》在全球各大城市陆续上演。

2016年,《精彩必将继续》北京版诞生,22名中国“舞者”被召集,他们的年龄跨度从20岁到72岁,在成为“舞者”之前,他们是胡同阿姨、理发师、留美学生、软件工程师……演出以前,制作团队没有信心,预估票房不到三成。结果,两场演出,每场600个座位,场场爆满,口碑爆棚。表演过程中,观众被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舞蹈搞得时而捧腹大笑,时而安静落泪,人们似乎觉察到:

“我觉得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有一方舞台的,只不过我是在舞蹈当中,找到了我自己。”

葛雨川有一些童子功,6岁开始,她学过三年专业体操。上学的时候,一直是学校里的文艺积极分子。但自从大学毕业后,她就再没有机会接触她爱的舞蹈。

她的职业是注册会计师,在一家企业任财务总监。平时的工作就是和数字、报表打交道,长期的高强度工作让她的身体处于严重的亚健康状态,她这才意识到锻炼的重要性。

“大概七八年前吧,那个时候学舞蹈的人还不是很多,我先是去健身,后来学过瑜伽,也兜兜转转去了一些舞蹈培训班,但都难以让我长期坚持下来,直到两年前,朋友介绍我来到盛桦,一直到现在,基本每天都来,有时候会在舞行待6个小时。”

“我喜欢传统文化的东西,每次跳中国古典舞的时候,我的身体随着音乐律动,思绪也完全浸入到舞蹈的意境当中,

那种感觉,特别真实,特别亲密,特别幸福。并且这种感觉会长久地延续到生活中。”

像葛雨川这样,因为跳舞而对生活的态度发生改变的学员,在盛桦还有很多。而这,也是张亚婷能坚持这么久,带着盛桦越做越好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现在的盛桦已经成为独领西南地区中国古典舞成人培训风潮的舞行,在五年的时间里,她们累计培养学员近千人,学员整体素质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在这次五周年展演开场前的视频花絮中,数十位盛桦学员从全球各地发来了贺词,像极了校庆时,学生对母校的表白!

而事实上,学院派教学就是盛桦的一大特色。盛桦的老师多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中央民族大学等老牌的舞蹈专业名校,又在部队文工团历练多年。而学员们的第一节课也都是从基本功训练开始的,从呼吸如何调整到身体如何舒展,老师会事无巨细地一点点教学,而想要完整跳出一支“合格”的舞蹈,可能得花半年到一年的时间,这与现在快节奏的舞蹈商业培训简直是天壤之别!

“看到那么多普通人从四肢僵硬到灵活悦动,身段、气息、神韵越来越像模像样,舞蹈与生活的紧密度越来越高,进而由内心生发出一种真正的愉悦和能量,我就觉得所有的艰辛和付出都值得,对生命未来,也充满了使命感!”

张亚婷说,她们的舞行,行不念háng,念xíng。意为:一定要不带杂念的起舞,才能行走的更远,她现在越来越觉得,舞蹈就是女人一生的朋友。

漫成都将和盛桦舞行携手,于1月的某个周六午后,推出一场旨在发现、品读、体验中国古典舞之美的沙龙体验活动——舞后时光。此次沙龙,

将由成都市舞蹈家协会副主席、盛桦舞行创始人张亚婷女士亲自授课,帮助大家在舞蹈中发现自己的身体之美。为保证品质,此次沙龙招募30人体验,赶紧扫名吧!图片 赵秀文、受访者提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