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连舫第一次看到台球,是少年时看了一部抗美援朝战争片《奇袭》,里面有个镜头,大鼻子的美国军官叼着个烟斗,拿一根杆子,对着台子上的小球比比划划捣下去。后来才知道那一套东西是台球。

1987年,三十多岁的甘连舫已经组建了集体名义的修路队,一年能挣两万多块。这在全民赤贫的当年来讲,已经属于高收入群体了。但是偶然在报纸上看到的一则消息——台球运动自南向北蓬勃发展,将成为人们休闲生活中重要的体育活动,风行于市场。“那时我的想法很简单,觉得人们解决温饱以后,会在文化娱乐方面有需求,所以想着生产台球桌一定会赚钱。另外台球桌是冷门生意,竞争会少一些”甘连舫说。不甘平凡的心又躁动起来。

51年出生的甘连舫,青少年成长环境正是唯成分论的时代,身为富农家庭的长子,相比于根正苗红的同龄人,更多的经历了苦难与不公。艰难的环境中,生存是第一位,怨天尤人毫无意义。十几岁的甘连舫告别了课堂,怀揣创造幸福的梦想,用稚嫩的肩膀挑起了家庭重担。扛包子,装汽车、卸火车、挖渠、修路。如果命运的磕绊是在考验一个人是否有能力承担大业,那么这时期的甘连舫学会了坚强执着,敏锐捕捉机会,善于整合并利用资源,造就了勤勉向上不甘人下的个性。

说干就干。拿出八千元积蓄,腾出自家外屋做厂房,请木匠刨木头做木腿与桌面,用废旧汽车轮胎做胶边,用静电梳美绒做台呢,对照着杂志上的图片比猫画虎,三个月后,第一张星牌台球桌诞生,售价350元。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与人民生活水平的显著提高,台球这项运动以惊人速度在神州大地蔓延,从城市到农村,街头巷尾酒馆茶肆,富居中国特色的街边台球随处可见,势头正盛之际甚至盖过了传统民粹修长城运动,而星牌不可避免地被推进财富积累的快车道,并始终领跑。

也是在1987年,江苏宜兴,一个名叫丁俊晖的男孩呱呱坠地,满室异香。十几年后,他将引领中国台球运动走向世界之巅。(待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